首頁 > 新聞中心 > 銅仁要聞 > 正文

【深度】 追夢烏江 百舸爭流會有時

“斷壁千尋而削列,迅湍一線以長穿……下石阡,過湄潭,經思南,標水德而入武彭,會岷江而趨赭龕;走三省以綿亙,納眾谷而流謙。”

兩百多年前,清代舉人李鳳翧寫下名篇《烏江賦》,文字氣勢雄渾,聲色俱美,對烏江沿岸的風光、物產作了全面的描繪。

烏江,亦名黔江、涪水,是長江上游南岸最大的支流,也是貴州最大的河流和“北入長江”的水運主通道,素有“黃金水道”之稱,曾是陸路不暢的貴州最便捷、最經濟的交通方式。依水而生,因水而興。早在先秦時期,勤勞智慧的貴州人民就開始利用水道,以自強不息的精神,戰勝各種艱難險阻,大力發展水運,用舟楫之利,創山區奇跡,促內外交流,推動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進步,譜寫了貴州多彩厚重的航運史、發展史。

1.jpg

一條江記錄一段航運史

“笛——”8月6日上午8點,在烏江中下游的思南縣,隨著一聲汽笛長鳴,一艘載滿貨物的船緩緩從思林電站升船機駛出。看著船駛過漾開的一道道波紋,已跑船34年的思南縣洪達船隊隊長王守剛感慨不已。

“烏江曾是重要的航道,川鹽、布匹等沿烏江入黔,桐油、生漆、茶油等山貨又順江而下進入中原。”這個年近半百的土家漢子是個“老船家”,13歲開始跑船,祖祖輩輩生活在烏江上,斷航10余年的烏江得以復航,讓王守剛又找回了記憶中那條熱鬧的烏江。

“以前年輕力壯的思南人大多都在碼頭上裝卸貨物、拉纖等謀生計,那時的盧家碼頭一天往來的貨船有幾十甚至上百艘,熱鬧得很。”王守剛回憶道。

2.jpg

烏江發源于貴州省威寧縣烏蒙山東麓,流經畢節、貴陽、遵義、黔南、銅仁等5個市州30余個縣,在重慶市酉陽縣龔灘鎮與貴州分界管理,至涪陵匯入長江。沿線的思南、德江、沿河等縣曾舟楫往來,商賈云集,甚是繁華。在陸路交通欠發達的漫長歷史中,以烏江航道為主的內河航運作為貴州早期對外開放的通道,為貴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發展作出了極其重要的貢獻。

然而,隨著烏江構皮灘、思林、沙沱、彭水等梯級水電站開發,自本世紀初開始,受閘壩礙航和通航設施未同步建設影響,航道被電站閘壩截斷,導致烏江黃金水道斷航,加之隨著陸路交通的興起,烏江水運日漸沒落,烏江航道的貨運船舶也不樂觀。以思南為例,全縣客運船只從上世紀90年代的數百艘銳減到2015年的38艘,貨運船僅12艘。

直至2010年,烏江被列入國家“兩橫一縱兩網十八線”高等級航道,成為長江黃金水道的一部分。貴州從2014年初開始,在全省范圍內開展水運建設三年大會戰。2016年,隨著烏江500噸級標船“空載入渝、荷載返黔”實船試航成功,標志著斷航13年的烏江貴州段實現復航目標。

曾經的黃金水道能否再現輝煌?

微信圖片_20190927171909.png

載重貨船駛出沙沱升船機。(貴州省烏江航道管理局供圖)

一條江就是一條經濟帶

連日來,貴州華聯商貿有限公司負責人田書華忙于跟沿河烏江輪船公司對接,希望能增加貨運船只。“今年有30多萬噸的水泥運輸需求,我們公司的運力不夠。”田書華說,貴州沒有專門的貨運鐵路,汽車運輸成本高,水運對公司來說價格特別合適、貨運量特別大。“沿河是烏江流經貴州的最后一個縣,從重慶的彭水縣到沿河,走水路一噸的價格在20至30元之間,而公路運輸則要90多元。”田書華跟記者算了一筆運輸賬。

貴州沿河烏江輪船公司副總經理崔永剛說,烏江復航前,公司走訪了沿線的開陽磷礦、甕福磷礦、遵義鋁業等多家大型企業,了解到,每年需要通過烏江進入長江中下游的貨運量達到600萬噸左右。

3.jpg

“烏江航道復航至今,每年有很多企業跟我們對接租借貨船,運量都是幾十萬噸的大宗貨物。”崔永剛說。

烏江梯級電站建設雖然使烏江斷航10余年,但梯級電站建成后,烏江航線在原有基礎上得以延伸,載航能力大大提升,給烏江航運的發展帶來新機遇。貴州把“突破閘壩礙航,全面打通烏江”作為“水運三年會戰”的重要成果,列為省政府重點工作目標來抓。按照通航500噸級船舶的四級航道標準建設烏江渡——龔灘航運建設工程,建設開陽港、烏江渡、江界河等8個重點碼頭共15個500噸級泊位,配套建設航運安全支持保障系統設施,思林、沙沱水電站升船機相繼建成,烏江通航建設被明確為“標志性重大基礎設施工程”,寫進貴州省第十二屆人代會第五次會議和省委第十二次黨代會工作報告。

4.jpg

一條江就是一條經濟帶,也是一條產業帶、致富帶。烏江航道上連接貴陽、遵義等中心城市,下連接長江直達重慶、武漢、上海等經濟發達地區。水運具有運量大、運價低和節能環保等獨特優勢,在給企業帶來利好的同時,對沿線經濟社會發展也具有重要的意義。

如甕安沿江依水而建江界河工業園區、磷化工等企業專用碼頭;沿河自治縣建設烏江航運碼頭,著力布局大能源、大健康、大旅游、大物流四大產業;烏江千里畫廊、麻陽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梵凈山、石阡泉都等形成的精品旅游線路,旅游效應凸顯……

千里烏江重現舟楫往來如鯽之景,黃金水道再現繁華。

構建一條生態新走廊

構皮灘水電站翻壩運輸系統工程自2015年投入使用以后,其三級升船機也正加緊建設,目前,構皮灘升船機已經完成了土建部分施工,正在加緊開展設備安裝和調試。

烏江航道管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王啟喬介紹,復航后的烏江航道等級為四級,仍不能滿足沿江經濟社會發展需求,按照《貴州省水運發展規劃(2012—2030年)》,明確將烏江高等級航道規劃提升為三級,由現在的500噸級提升到1000噸級通航能力,建設構皮灘、思林、沙沱二線1000噸級過船設施,以有效解決烏江通航能力不足的問題。

“烏江航道升級工程完工后,重慶的大宗貨物可通過烏江直達黔中經濟區,而貴陽的貨物走水路運輸出口,每噸運輸成本將比目前的鐵路運輸方式節省近30元。通過‘公水聯運’‘鐵水聯運’等方式,有效降低企業物流成本。”王啟喬說。

5.jpg

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對于地處長江上游的貴州來說是一個重要的發展機遇,烏江是貴州主動融入長江經濟帶的有效載體,隨著烏江復航,貴州搶抓融入長江經濟帶契機,借力打造生態新走廊。自2014年國務院發布《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來,貴州主動加強與長江經濟帶各省市的戰略對接和規劃銜接,深度融入長江經濟帶發展。作為長江上游重要的生態屏障地區,貴州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堅守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優先實施重大生態修復工程和環保項目,扎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建成長江經濟帶的生態文明建設先行區,筑牢長江上游生態安全屏障,并積極爭取中央支持開展赤水河流域生態經濟示范區建設試點。

6.jpg

“下一步貴州將圍繞‘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借勢發展、借力突圍。到2020年,全省通航里程達4100公里,水運能力達5000萬噸,港口吞吐能力突破4000萬噸,初步形成貴州通江達海的水路運輸體系,水運交通服務能力明顯增強,水運發展實現投資總量、通道建設、融資方式、水路運輸、創新發展‘五個突破’。”王啟喬說。(孫蕙)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烏江 航道 貴州 水運
0
爱彩人彩票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