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 正文

馬齊吉:24年“釀”出幸福人生

上世紀90年代,中國大多數家庭都比較貧窮,馬齊吉家也不例外。那時,雖然他家里有一臺打米機,但微薄的利潤收入,難以維系整個家庭的開支。馬齊吉希望改變家庭貧窮現狀,經過反復思量,1995年6月,他做出了一個決定——跟隨父親的腳步,到玉屏闖蕩!

今年47歲的馬齊吉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全州縣人,當時,心意已決的馬齊吉把這個想法告訴了自己的老婆王齊蘭,并讓王齊蘭做出選擇:要么一個人留在家鄉教書,要么放棄職業跟自己一起走。

640.webp (4).jpg

當時,王齊蘭是一名小學教師,工資收入雖然微薄,卻也體面,辭職和丈夫一起去外地打拼,讓她感到為難。然而,幾經思想掙扎,王齊蘭最終選擇支持丈夫的理想。

王齊蘭這般無私支持,讓馬齊吉更加堅定。為此,他變賣了家里的打米機器、家畜、糧食……所有能賣出去的都被變賣一空,只剩下一個空落落的房屋,不給自己留后路。

懷著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馬齊吉帶上王齊蘭來到玉屏。

640.webp (5).jpg

父子齊力,老馬酒廠煥活力

早在1993年,馬齊吉的父親馬雙壽途經玉屏時,發現玉屏市場上賣的居多的都是苞谷酒。苞谷酒有些濃烈,口感欠佳,而自己釀造的天鍋米酒甘爽可口,也好入喉。在廣西桂林,釀酒廠太多,米酒在當地市場幾乎飽和,而在玉屏,米酒尚且處于萌芽狀態。

馬雙壽瞅準這一商機,決定在玉屏打開米酒市場,隨即辦起了老馬酒廠。但因為人力不足,制約了酒廠的發展,馬雙壽本可以聘請工人,但想要找到釀酒技術好、符合自己心中標準的工人,卻著實難尋。  就在這時,從小在酒缸邊長大的馬齊吉,帶著王齊蘭來到了玉屏,正合馬雙壽的意。

640.webp (6).jpg

馬齊吉夫妻倆加入了老馬酒廠,瞬間像有一股熱血注入,酒廠一下子就沸騰了。發酵好的玉米  “想要站穩腳跟把市場做大,讓玉屏人徹底接受我們家的米酒,那必須得付出比別人多幾倍甚至十幾倍的努力才行。”馬齊吉回憶說。自此,一家人全身心投入進了釀酒事業。

身體力行,苛求米酒品質

釀酒是個枯燥無比且十分辛苦的活,從泡料、生火、蒸料、煮料、冷卻、拌酒曲、裝罐、發酵……大大小小需要經過十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容不得半點馬虎,否則酒的口感和品質都會大幅下滑,甚至數月的付出都會付之東流。

“每天早上五點鐘起床,燒火、蒸煮糧食,再把糧食裝罐放進窖里面,接著要從窖里面取出已經發酵好的糧食,開始烤酒,一直要忙到下午三四點鐘,幾乎天天如此。”雖然休息時間不多,但對于釀酒這件枯燥的事情,馬齊吉早已樂在其中。

為了保證米酒的品質,馬齊吉一直堅持用純糧食釀造,不勾兌一滴酒精。在糧食選擇上,講究顆粒飽滿、色彩光亮、品質優良,除了糧食,佳釀還離不開好水,馬齊吉一直堅持引用玉屏縣城東門坡上的山泉水。

640.webp (7).jpg

酒廠的發展,離不開馬齊吉的賢內助。白天,王齊蘭與丈夫馬齊吉一起釀酒;晚上,王齊蘭就在家中梳理賬務。在王齊蘭的幫助下,酒廠的收支情況、賬務明細做得井井有條。就這樣,夫妻倆相互扶持,老馬酒廠慢慢步上正軌。

隨著時間流逝,年邁的馬雙壽漸漸感覺力不如前,看見酒廠在兒子和兒媳的努力經營下蒸蒸日上,馬雙壽放心地把酒廠交給了兒子兒媳,自己則退出“江湖”,安享生活。馬齊吉從馬雙壽的手中接過了接力棒,并謹記父親的教誨:釀酒一定要憑良心,絕不能摻假!

馬齊吉和工人將玉米推向庫房準備發酵  20多年來,馬齊吉將酒的品質和口碑放在第一位,堅持用傳統工藝釀酒,堅持不勾兌任何酒精、不摻任何假,深得玉屏人的喜愛。

開花結果,產品遠銷全國

酒香不怕巷子深。經過顧客的口口相傳,老馬酒廠的酒漸漸活躍在酒友們的杯中喉間。

640.webp (8).jpg

憑借著過硬的口碑,老馬酒廠已然在玉屏站穩了腳跟,其銷售產品,也從最開始單一的天鍋米酒,演變為苞谷酒、高粱酒、枇杷酒、楊梅酒等,應有盡有。

雖然現在老馬酒廠釀的酒越來越多,也雇了工人,但在酒廠里,依舊可以看到馬齊吉來回穿梭的身影,為了保證酒的品質,很多事情馬齊吉仍然堅持親力親為。

“有個山東的大貨車司機,每次開車要經過玉屏時,都會打電話給我,讓我準備幾百斤米酒,給他帶回山東老家。”馬齊吉笑著說。

由于玉屏是黔楚咽喉、交通要道,優越的交通區位條件也把老馬酒廠的酒帶向了全國。如今,老馬酒廠的產品不僅在玉屏當地暢銷,也遠銷北京、上海、湖南、廣州、重慶等全國各地,單筆訂單最多時達數千斤。

640.webp (9).jpg

馬齊吉不僅在釀酒事業上開了花,在自己的人生事業上也結了果。當年年輕氣盛的小馬漸漸蛻變為成熟穩重的“新老馬”,也有了兩個“小馬”。

馬齊吉的兩個兒子,從小就被他吃苦耐勞的精神影響,學習成績均很優秀,大兒子貴州大學畢業現在上海就業,小兒子現就讀于華北電力大學……(歐秀燈)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0
爱彩人彩票网走势图